北京市豐臺區馬家堡東路

156號院建誼總部大廈 100068

BIM應如何擺脫應用過程中的困惑

  • 日期:2018-12-20

 1543579220.jpg

自BIM被引入我國工程建設領域以來,其價值逐漸被認知并凸顯,近幾年更是呈現出風生水起的發展勢頭。然而隨著BIM應用的深入,困惑也越來越多。那么如何擺脫BIM在應用過程中遇到的困惑呢?

 

困惑一:投入與產出的尷尬


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財力搞BIM,能產生多少收益呢?這可能是每一個試圖應用BIM的企業和項目都會考慮的問題。然而,從目前國內一些企業應用BIM的情況來看,收益并不令人滿意,有的甚至還可能虧損。收益難以體現,致使某些企業抱著一腔熱情嘗試了BIM之后,最終還是選擇退回到了傳統的設計工具和方式上。

據清華大學BIM課題組負責人顧明教授介紹,根據調查,就投資回報率而言,無論是設計企業還是施工企業,BIM的應用率如果能夠超過30%,那么投資回報率一定是正的;如果BIM的應用率小于15%,投資方虧損的可能性就會大一些。

 

但在具體項目中BIM的應用率能有多少超過30%呢?目前來看,國內企業應用BIM,大多集中在類似于“碰撞檢查”、“綜合優化”、“虛擬施工”等這樣在設計或者施工中的應用點上,從項目全生命周期這樣的跨度來看,應用率超過30%的不多。事實上,由于標準的不統一,目前國內工程建設行業范圍內部尚未形成統一的交付標準,設計院或是施工企業完成的建筑信息模型能在下一個全生命周期環節中被利用的部分很少,導致BIM模型的價值無法完全體現。

業內人士指出,BIM不應停留在設計階段或施工階段,而應將BIM貫穿于整個項目全生命周期的各個階段,尤其是在完工后的建筑運營管理階段發揮作用,這樣才能全面發揮BIM的建筑管理效益。顧明表示:“從我們研究的角度和最近兩年的實踐看,我國的BIM要想深入下去,企業要想有收益的話,流程必須要再造,如果流程不再造的話,可能會投入越多失望也越大。”

 

困惑二:流程再造如何著手


要從項目全生命周期的角度考慮BIM應用,流程再造是關鍵,但如何重新梳理呢?

BIM的理念,應該是從設計階段開始建立模型,然后將模型移交給施工過程指導施工,在施工過程中輸入施工過程的信息,最后得到竣工模型,用來指導運維。然而問題在于,設計院以設計為目的而建立的BIM模型是否真正能夠指導施工?如果不能夠指導施工,那么設計院建立的BIM模型還有沒有向后應用的價值?如果沒有價值,或是價值不大,那么設計院的BIM工作又如何繼續開展?

 

應該說,BIM給設計師帶來了可視化技術,但這只是BIM眾多優勢中的一個層面。BIM的精髓在于將信息貫穿項目的整個壽命期,對項目的建造以及后期運營管理綜合集成意義重大。雖然BIM理念貫穿項目全生命周期,但目前來看各階段缺乏有效管理集成,BIM在中國的應用也基本依賴于個別復雜項目或某些業主的特殊需求,充分發揮BIM信息全生命周期集成優勢成為一大難題。

 

業內人士指出,BIM應用的流程再造應該從運維入手。這種思路的具體體現是:做BIM的根本出發點都是為了解決運維過程中的某一具體問題,為了達到解決這一運維中的問題而制定一套完整的實施方案,并且將這一方案前置到設計階段,根據運維的需要而在設計和施工階段對BIM模型或者相關數據庫做針對性的要求。例如,在運維階段需要某種參數或信息,則要求設計單位和施工單位在對應階段就針對性的植入參數或信息接口,而不是拿到一個BIM模型時,因為缺少相關的參數甚至模型深度達不到要求,以致真要做某項建筑維護應用時什么都做不了。

 

困惑三:項目“協同”困境怎樣破解


當BIM介入建筑行業運作的時候,原先存在于項目建設各階段間各自為政的藩籬無可避免的要被打開,包括業主、設計、施工以及運營管理等各參與方都得多做很多工作,延伸到原先不屬于他們的工作領域。BIM模型只是被動的信息載體,BIM把各參與者變成用線系在一起的“螞蚱”,溝通、再溝通,協調、再協調,各個參與者之間結合成團隊,無私協調合作,一起面對并解決問題,這是BIM實踐精神的核心所在。然而,從目前的BIM實踐來看,這種協調合作很難順利實施。

 

一般來說,一個建設項目,參與方往往可分為下列團隊:設計團隊,包括建筑師、工程師和咨詢顧問等;供應團隊,包括建材產品制造商、加工商和供應商等;施工團隊,包括總承包商、分包商和勞務方等;運營團隊,包括業主、運營方和物業管理方等。雖然每個團隊內部都會存在反饋環節、任務管理、設計協調和其它協作,但是團隊之間的信息模糊、缺乏數據集成、文檔之間互不關聯等情況的存在,為項目各團隊間的協作增加了難度。

 

業內人士指出,當前國內一些項目的BIM應用正遭遇“協同”困境。BIM應用過程中缺少協同設計,項目不同階段、不同專業及參與方信息缺少統籌管理,制約了BIM的價值發揮。那么BIM陷入“協同”困境的原因何在呢?業內專家分析認為,我國目前BIM的整體市場不成熟,缺乏相應的指導性規范,缺乏成體系的匹配型實施人才,缺乏明確的責權利細分規則,缺乏相關的成熟市場運營機制,尤其是業界對于BIM的法律責任界限不明,這些直接導致了“協同”的困難。住建部《關于推進建筑信息模型應用的指導意見》參編專家張建平指出,BIM技術單點應用很難體現出它真正的價值,只有在各參與方、各專業通力協作,各階段達成集成應用時,才能發揮出它的價值。

 

困惑四:設計驅動還是業主驅動


BIM大規模應用到建筑業,亟需推行BIM綜合應用模式,那由誰來主導驅動呢,是設計方還是業主?

應該說,設計方驅動模式是BIM在工程項目建設中應用得比較早的一種模式,也是國內目前比較流行的一種模式。設計單位為了更好地表達自己的設計意圖,增加中標幾率,特別是大型建筑項目,往往會采用BIM技術進行三維設計,用于向業主展示設計理念及設計成型后的效果圖,當設計方案為業主接受了解后,如業主不作要求,則設計單位可不再繼續擴充利用BIM模型。也就是說設計方驅動模式是在項目設計階段初期使用BIM技術,而沒有在全生命周期中使用。業內人士認為,設計驅動模式創建的往往是單一的項目信息源,這種模型因涉及的專業很多需要信息聯合,容易陷入多個無法控制的數據孤島。

 

業主方驅動模式是隨著BIM不斷發展而產生的,這種模式被認為是最符合BIM全生命周期理念的,由業主方主導,可以在建設項目的全生命周期內運用BIM技術進行項目的管理。業主方主導模式加強了業主方對建設項目的控制力,有效克服了業主方工程專業知識不足的缺點,為建設項目各參與方提供了協同工作的平臺。

 

SOHO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潘石屹曾在公開場合說:“推動BIM發展的最主要力量應該是開發商,是業主。”他認為,BIM只有在項目全生命周期得到應用,才能體現其最大效用。而開發商把控著監理、設計、預算、工程、后續的能源管理、物業管理等項目全過程,每一個過程都必須關注。如果BIM真能夠為開發商帶來成本大幅度的節約,工期能夠得到控制,為什么不去應用和推動呢?

 

困惑五:市場認知孰是孰非


一直以來,國內BIM應用流傳著幾種聲音,一種是BIM就是建模,一種是BIM萬能,還有認為BIM就只是軟件或單一技術,這些觀點孰是孰非呢?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其實上述幾種說法都有偏差。將BIM等同于建模,或看做是一軟件、單一技術,這是對BIM的一種狹隘認知;而認為BIM萬能則又明顯過激了。事實上,BIM不僅關乎三維數據,還意味著創建包括二維數據源文檔、電子表格和其他內容在內的整體信息資源。從建筑全生命周期全盤考慮,如果明確了合適的工作流和流程,BIM就能幫助組織提高建筑設計質量、降低成本、實現真正創新的協同工作流程。

 

但只建一個BIM模型,然后被設計、施工、運維等階段所共享通用,目前來看還是一個難以達成的美好愿望,為此,現在業內有這樣一種觀點,就是提倡BIM的“輕應用”。即不談BIM的“重量級應用”,不是從做一個能解決所有問題的大平臺著手,而著重于BIM的階段性應用,在設計、施工某個階段能給用戶帶來價值,讓用戶看到成本管理、進度管理、人材機管理的效果,以及施工方案演示的效果。事實上,在目前還沒有能力實施BIM“重量級應用”的情況下,國內許多企業應用BIM的策略正是“輕應用”,即只局限于設計或施工的單個階段、單個點上的應用。“輕應用”有可操作性,但“輕應用”卻讓BIM的價值大打折扣,又與BIM在項目全生命周期應用的理念相悖,這真是令人糾結。

 

當下,BIM熱潮洶涌,國內的BIM應用已逐步進入“深水區”,如果用錯誤的理念、急功近利的方法、換湯不換藥的BIM軟件,糊里糊涂地去實施,勢必會“嗆水”,甚至“溺水”,傷害大家的熱情。廣聯達軟件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袁正剛認為,在BIM發展緩慢時,應鼓勵大家快速了解和應用BIM;在人人談論BIM、人人想用BIM時,則更需要冷靜思考。袁正剛說:“跑馬拉松,不一定要第一個出發,要根據自己的體質和能力,決定什么時候跑和跑多快。”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新浪